阿卡洛斯·其洛

【KK】牵丝戏 Ⅱ

食用方法

看标题猜人设。分五章写,前四张按四个不同人物的视角,终章是结局。

本章小明视角。涉及光一是人偶样的原因。

本章爆字数了。就当小明话唠好了。

 

刚先生在发烧。我听到他在梦里念哥的名字。光一、光一。

我觉得有些难为情,像偷窥到了别人的秘密一样。因为他看不见我。

哦应该说,人,都是看不见我的。

 

还好光一哥能看见我。我跟着他,也不至于很寂寞。

说起来他怎么还没回来呢?出去买药都好长时间了。不会出事了吧?他那么笨,又长得好看。以他现在的样子要是出了事可真不好办啊。

因为他明明已经不是人类了,还非要耗自己那点儿仅剩的力量变成人。

说起来自从本家出事,也已经十多年了。

为刚先生去买药的光一哥。背着人偶状态的光一哥行走的刚先生。一个不行,另一个就要站出来。不知不觉这十多年,都是这样过来的啊。

想想就觉得很艰辛啊。

而且,刚先生还不知道光一哥的身份呢。只当他是漂亮的人偶了。

尽管如此,刚先生依然对光一哥很好。就算根本没几个人来看他的木偶戏,就算自己连饭都吃不起,也要给光一哥用锦缎做好看的衣服。刚先生捧起人偶形态的光一哥的脸的时候,那眼神根本不像是看一个无生命体的眼神。

就想被一团轻软的羽绒包裹着一样,温暖得让人沉溺。

他经常跟光一哥说话。尽管他知道光一哥并不会回应他。

比如:

“扣酱,今天好冷啊。又没有钱住店了。不如我们到哪里去借住一晚吧?会有好心人收留我们的。”

 

“扣酱,新衣服喜欢吗?嘿嘿,我攒了好久的钱呢。还是红色最适合你啦。这么华丽,热烈,像要烧起来的颜色。”

 

“扣酱,我给你画眉好不好?人家说好久好久以前的中国啊,只要是恩爱夫妻,丈夫都会给妻子画眉的。诶这么说好像不对啊?感觉扣酱像是丈夫呢。我总是碎碎念,还做衣服给你,应该更像老婆吧,fufufu~”

 

“扣酱,你真好看。”

 

“扣酱,你要是人就好啦。”

 

尽管刚先生对着光一哥说话的脸都是微笑着的,可是有些话,就算是我,听了也很难过。我看着木偶形态的光一哥。操偶师不牵动丝线的时候,木偶都是面无表情的。

那挺好。我也不想看见光一哥难过的表情。这人爱逞强,难过啊痛苦啊都不会表现在脸上。所以他一旦露出那种隐忍着硬撑着的神态,就特别让人受不了。

 

以前的光一哥,非常了不起。年纪轻轻,就做了本家当主。当时的光一哥,在我们所有年轻咒术师的眼中,都是天神一般的人物。许多大前辈经常称赞他,就连王上也十分倚重他。许多重大仪式都由他执掌。王宫内向他示好的女子多得他不胜其扰。

但是盛宠招致了灾祸。光一哥锋芒太盛,招致了嫉妒。王上听信黑巫术,诏令他去找活婴的心脏。光一哥不肯。本来平起平坐但自光一哥主事以来事事都被压一头的,对家的家主,向王上进了谗言。

可光一哥何曾想过谋叛。

他们伪造了光一哥与我密谋造反的书信。拿出被劈开的王上的人偶说是从光一哥枕下搜出的。

王上勃然大怒,把光一哥和我一起投入大牢,却没有表现出要杀我们的意思。然而对家的家主以本家和泷泽分家家族安危相要挟,逼光一哥说出了自己的生辰八字。

然后他把光一哥的魂魄用黑巫术封进了人偶。我以为光一哥会用他强大的咒术抵抗,但是他却在那个瞬间用咒术把我的生魂扯离了我的躯体。在我愣住的当刻,我看见我的喉咙被勒住了。

说实话看着自己被杀还无能为力的感觉真是相当糟糕。我没反应过来。光一哥实在是太突然了。该不该说是及时呢……我不知道。毕竟魂魄形态的我,也什么都做不了。

我不知道他想做什么,后来也没有问他。万一这个天然的家伙回答“只是条件反射”我要怎么办呢……

不过我都习惯了。因为光一哥做的事情,绝对都是正确的。

 

后来本家和分家的咒术师们都逃走了。被光一哥推至极盛的本家迅速没落。

而被禁锢在木偶里的他,被对家家主扔出王宫,随意丢弃在路边以后,遇到了刚先生。

 

啊,刚回忆到这里,他就回来了。

他两手空空的。进了借住的草屋,就不声不响地化去了人形,进到木偶的身体里。以他现在的力量,能做到的也就只有这样的事了。我什么也没说。等待着某位被他人类美貌迷惑的姑娘拿着药包敲门,说是隔壁好心的医生听邻居说您身体不太好,送来了一些药材。

然后刚先生就会惶恐又开心地接过道谢,等人走后甜甜地笑着跟光一哥念叨这世上温柔的人真多呢。

然后光一哥也会笑。虽然刚先生看不见。

 

我曾经跟光一哥说,你就让他看见了你变成人的样子又何妨。

正好把事情来龙去脉告诉他,让他想办法去杀了那个咒术师。虽然他现在不想攀附权贵,穷困潦倒,可以前不是认识很多了不起的朋友吗?准一啊,babe啊什么的。

只要咒术师死了,咒术就可以解除。黑巫术也一样。

虽然我是不能复原了,但是你可以啊。你原来的身体,还被王上好好保存在冰棺材里呢。

 

他摇头。

我叹口气,说,你是我哥,我最敬爱的前辈,我从来没有忤逆过你。但是这件事你就听我的吧。你不会不甘心吗?你就从来没想过把侮辱你,侮辱家族的人打倒吗?你不想拿回你的身体,和刚先生像普通人一样在一起吗?

他说,家人们都顺利从密道逃出去了。现在在不同的小村落里,用咒术给村民治病消灾,各自活得都很好。

我问,那你呢?你活得好吗?你看着你心爱的人却连句话都不能对他讲,他甚至不知道有你这么一个存在,你满足了吗?

我满足了。

这就够了。

咒术师的世界与他无关。我不想让他烦心与他无关的事情。

只要他还能露出那样的笑容就好。至于我自己的事,无所谓。

我就这样跟他在一起,并没有不甘心。

只要他还需要我,我都会陪着他,直到他老去,死去。

十年。二十年。

三百年都会在一起。

 

我看着光一哥清澈澄明没有一丝动摇的眼睛,什么都说不出来。

我想起十多年前那个天牢里我被扯出生魂的瞬间。明明我眼前一花什么都来不及反应,也并不知道他的意图,却好像看见了他坚决又凛然的眼神。

 

很多事他始料未及。但也有很多事,他早就做好了觉悟。

【KK】牵丝戏 Ⅰ

食用方法

  1. 看标题猜人设。
  2. 五章完结。前四张按四个不同人物的视角,终章结局。
  3. 第一章路人视角,引子。第二章小明视角。

 

 

我是一个医馆的学徒,每天按药方给病人抓药。

形形色色的病人我也见过很多,没什么可记的。只是今天发生了很不寻常的事。令我既惊奇又困惑。姑且写篇日记,记下难得的奇遇。

今天早晨,我在给病人熬药,趴在药柜后面,拿蒲扇扇着火。突然“咣当”一声,柜子往后摇晃了一下,我下意识往后一退,一屁股坐在了地上。一边叫着好疼一边视线上移,看见一张人脸。

我还在发愣,她已经开口:“有没有药?”

哦,不是“她”,是“他”啊。

我回过神来,告诉他先要去医生那里,让他看过病,再拿着药方到我这里来开药。结果他很急切地说:“我,没病!”

这人真奇怪。

后来才弄明白,是他的同伴生病了,没办法到这里来,他才替他的朋友过来。于是我先让他到大夫那里说明他朋友的病情。

他在跟大夫说话的时候,我就打量他。他的肤色很白,容貌是模糊性别的秀丽,身形纤瘦。没有束发,长长的发尾搭在肩上。披着一件十分华丽的金色和服,上面密密麻麻地绣着花与云的复杂纹样。坦白讲,他是我见过最好看的人。

 

不过奇怪的是,我感觉不到他的“活气”。

并不是说他的美貌超凡脱俗。尽管他的确像是画里走出来的人一样。

而是,我感觉不到他在呼吸。看不到他鼻翼的翕动,胸腔的扩张。此外,尽管他的语气十分慌张,可他的表情纹丝不动,眼睛一眨不眨。走路的姿势也十分僵硬。而且他的言谈之间,也透露出他并不常常与人交流。可以说,缺乏世间的常识。

 

他拿着药方走到我面前的时候,我好像听到了“喀拉喀拉”的声响。应该是他动作太僵硬引起了我的幻觉吧。他就像木偶一样。

我给木偶先生抓好了药,他一字一句地说“多谢你”的同时接过药包。他的动作十分奇怪,手肘先抬起来,再保持着上臂不动的状态抬起了小臂,就像手肘处有轮轴一样的机关似的,其间他像是跳舞一样优美的手势也一直都没有变过。我只好把捆扎药包的绳子挂在他的手腕上。

手腕好细啊。

目送木偶先生出门之前,我只剩下这一个想法。

结果是忘了问他收诊费和药钱了。

 

这真是一次奇遇。我有些后悔没有和他多说几句话,没有问问他是做什么的,住在哪里。以至于我回想起来这位美丽的木偶先生时,他身上诸多不寻常都使我感到非常困惑。

也许他真的是幻化成人形的人偶呢?

他的操偶师病了,孤身一人,木偶先生一心急,就悄悄变成人来为主人买药了。

这样一想,这一切都说得通了。他不似人间的美貌,华丽的衣饰,生疏的言谈,僵硬的举止,没有呼吸,没有表情……因为他是人偶啊。美丽却不通晓人间事啊。

嘛,说到底都是我的脑补,人偶变成人什么的,是不可能的啦。 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 

 

田中于XX年XX月XX日

 

 

注:到底HE还是BE还没想好。这人设细想起来挺虐的不是么。


扣酱这个眼神动作里慵懒骄傲劲儿够我回味三十年。

血槽哗哗哗清空躺平_(:з」∠)_

顺便求出处! ! 这图是整理硬盘发现的